2000年後籃球的最美好—KOBE BRYANT


收藏
留言
不同於歐美對於KOBE的評價正反參半,在華人世界KOBE一直享有很高的人氣。我04年開始看NBA,正是布萊恩個人顛峰的起步期,與歐尼爾帶隊完成三連。

論數據,科比的真實命中率其實不如很多頂尖好手。他也承認自己並不是個很配合得球員。領袖能力其實也普通,靠的多是那苦練的身教和永不放棄的鬥志。但很奇怪的是從出道就被冠以「喬丹接班人」等等名號。奇怪的是,當今地表最強的幾個籃球怪物,什麼KING JAMES 雷帝之流,儘管數據進逼史上之最(在籃球已成為開發成熟的運動的現代,這毫無疑問是偉大的成就),卻從來沒人討論過他們是喬丹接班人。

如果只用位置不一樣來解釋這個現象,毫無疑問對他們是不尊重的。眾所周知,詹姆士是歷史上最全能的球員,而杜蘭特的待一步跳投更是NBA史上少數無解的進攻武器。如同RILEY所說,NBA已經進入五小時代,頂級球星的評比自然是超越位置的限制,看的是球場正負值。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一直覺的閻嘯平的三個圈圈課其枯燥程度只比愛德華吉朋的那多達七冊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好一點,但還是必須感謝他讓我解決了這個問題。原來籃球的最高水平、籃球之神這尊號,並不是指某種標準、達到某種數據、技術水平等等,而毫無疑問的是種藝術。

我很討厭詹姆士,看著蘋果日報體育版奚落他的失敗是我高中時候的下課樂趣之一。但那並影響我認為他是籃球史上前三好、當今最牛的評價。但很顯然他如同日耳曼人般的「條頓英勇衝鋒」,並不能得到籃球界的認可,我們會說詹姆士INCREDIBLE,卻不會說他FANTASTIC。費德勒的真正美好無匹,並不是在於他一直贏球而已,而是在於它打破了球迷的界線,大家不分你我、扶老攜幼,為的只是享受網球單純的美好。渴望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服膺於英雄腳底是心靈所求,而這個解,正是喬丹、KOBE與其他偉大球員不同之處。

  我大多朋友是湖人球迷,而我向來討厭較強勢一方,理所當然總是支持他們對面的球隊,這也是我不知支持兄弟象的原因(兩隊都黃的,也真的是….)。但我還是必須說那段時間看湖人隊的比賽是美好的、優雅的。81分、連四場五十分,每天守著最討厭的民視新聞台為的只是看天才宰人。0607那段時間的比賽我重播看了多次,我是個容易膩的人,老天!我連馬刺隊的比賽都很少重播看。不同於其他球員,你常常可以看highlight就足夠,但布萊恩的比賽恰恰相反,SBC CENTER的球迷很多時候是花錢去看他打鐵而樂此補不疲,即使當時落後或是領先十幾分,那是不必藉由比賽張力來提升可觀性的真正籃球比賽。就如同足球比賽,我心中最美好的比賽是伊斯坦布爾之夜,但其實我比較愛看義甲、西甲,在森巴派的代表腳下,方能領略到浪漫足球的無限魅力。

與當時同樣美好的太陽隊不同,奈許帶給我們的是「五個人能無所不能」的團隊籃球藝術。而當時的湖人隊就像是凱薩和他的第十軍團,重點不是百人隊長多麼勇猛,而是即使在迪爾哈強會戰的失利,凱薩依舊是那麼英姿颯爽。於是,我們來的時候是兩隊球迷,回去時卻只剩一種球迷,幸福的籃球迷。

  所以,我能理解華人界對布萊恩的狂熱。中國人向來習慣於崇拜、渴望被領導。我想最能表達的還是唐諾在網球手與游吟詩人裡那段如同聖經的敘述:

「整個對峙狀態豁然一開如天起涼風,費德勒開始使用整座球場,沉重的網球瞬間掙脫了慣性卸下了力氣變得捉摸不定,球速也許更快更利,卻同時飄忽起來,這時候所有人屏息知道這球場已不再是球場了,它是一個王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不再有對抗了,而是統治。」

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

首頁
娛樂城
註冊
登入